笼绞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笼绞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TCL结盟腾讯联手打造新概念移动终端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21:29:01 阅读: 来源:笼绞机厂家

记者 石俊 闫威 杨阳 这两个颇有渊源的潮汕男人马化腾和李东生之间的商业互动,总能牵动无数人的眼球。

在强调不会推出手机之后,8月22日晚,马化腾和李东生在深圳的一场发布会上,向外界共同宣布,他们合作推出一款“介于电视和Pad之间”,并取名“IceScreen”的移动互联网新终端。(翻译为“冰激凌”)

像乔布斯推出“介于手机和电脑的产品”iPad风靡全球一样,怀揣“苹果梦”的李东生也想利用这个市场缝隙,将这款26英寸、不是触屏设计、可连接WIFI、内置各种腾讯应用的“IceScreen”打造成一款革新型产品。

台上严肃,双方各言战略合作意义重大;台下轻松,这两位行业巨头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轻松畅聊。

“不要谈产品收入分成的事情,人家马董从来就没有谈过怎么和我分钱,他这次是来学雷锋的。”在记者们关注敏感的收入分成问题时,李东生表示。马化腾这个“雷锋”学得也非常热心。“产品每次重要的讨论会,马董都会亲自参加,我都不知道改了多少回。”李东生坦言,而IceScreen的首发推广,也被QQ放在显眼的位置。

确实,对于“躺着都能赚大钱”的腾讯()而言,与TCL多媒体()合作,涉足这个前途未卜的“另类”终端领域,虽然马化腾称可通过终端来推广腾讯的应用软件,但成效如何,充满未知。

TCL与腾讯合作的消息刚一传出,8月24日其股价就出现近些日子来的罕见大涨,一度上涨11%,显然这不仅仅是这款另类产品“IceScreen”的威力。而TCL首次与互联网巨头腾讯合作,马化腾亦亲自站台宣传,力挺李东生,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,与腾讯合作对TCL具有更重要的意义,或许更有利于这个传统的家电企业向智能化方向转型。

在商“不言商”

“我和李董认识很多年了,我们的办公室也都很近,其实李董当时和我谈这个产品构想的时候,我和在座的人一样,也都充满疑惑,这个细分的产品,全世界都没有,到底行不行?”马化腾在新品发布会上抛出了当初的疑问。

所有做产品的人心中,都有个“苹果梦”。一年多前,TCL工业研究院便有了这样一个构想,是否可以生产出这样一块可以随时移动的大屏幕终端,用户可以在客厅、卧室、厨房等场合用它来看点播电视、上网、玩各种游戏?勇于尝试的李东生立刻找到马化腾来谈合作。

产品经理出身的马化腾,深知细分市场在不经意之间,潜力可能会有很大。“用户不是像过去一样,只是守着一个终端了,有时候就一点区别可能就会有一个新的市场出现。”马化腾表示,腾讯的休闲网游就是一个例子,以前想休闲网游能有多大的市场,现在发现是一个蓝海,反而还超过了大型网游市场,“这也包括微信,刚出来的时候,不就是一个简版的手机QQ吗?好像没有必要,但往往是体验做得好,跟之前的产品不一样,就这点区别,就可以完全创造出一个市场。”

布局很重要,“现在很多用户改变了习惯,使用各种终端上网,现在全世界的互联网公司都在担忧,都在进入这个跟电脑不一样的战场竞争中,生死攸关,怎么投入都不为过。”马化腾表示。

马化腾本人亦对李东生的这款产品给予了特别的关注,“马董每次重要的产品讨论会,都会在场,改了多少版,我都不知道。在使用中,他还在不停地完善,让用户有更好的体验。TCL这方面比较欠缺,腾讯对互联网的理解深刻,也让我在和他们的合作中学到了东西。”李东生称。

李东生评价IceScreen为,“是第一次全新的概念的设计,相当于苹果的iPad,IceScreen是基于电视和手机之间,定义出的一个新产品。”对于眼中的这款“革命型”产品,李东生表示,如果产品卖得成功,我们愿意开放这个技术,欢迎其他的中国品牌也来做,对于中国市场的应用,能成功地推出一个中国人自己的概念的产品,再将这个产品推广到全球的其他市场,这是我们的想法,“在中国市场的推广我们肯定是要和腾讯合作。”

有个有趣的细节是,为了给这款产品取一个响亮的名字,TCL本来是想将其命名为i-Screen,但是无奈名字已经有人注册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涉及到电视牌照的问题,IceSrceen并不能接入电视讯号,而考虑到成本,第一代定价1999元的IceScreen也没有触屏功能。“为了进行成本压制,我们主要通过网络销售,首发是在QQ商城,之后在TCL官网,其他的网络商城上,我们也会销售。我们也希望在投产后的6个月,能卖出100万台。”李东生表示。

李东生称,TCL的目标是用产品来赚钱,但是市场做起来之后,一定能赚钱,我们是靠做产品赚钱的,腾讯希望能培育一个新的客户平台,建立新的客户,这是大家合作的意义。

TCL与腾讯在硬件方面的合作,在短期内,双方都把其他的软件或硬件厂商排除在外。李东生表示,“马董有很大的信心来和我们推出这个产品,他们会把我们选择成这个阶段的唯一,我们也把他选择做这个阶段的唯一,走一段时间,我愿意开放这个平台给其他的厂商,如果其他厂商愿意做,也可能成为他的客户,互联网是开放的,但是这个排他性的合作至少有一年的时间。”

一向低调很少接受访问的马化腾,还在众保安的簇拥下被TCL集团安排出席记者见面会,给足李东生面子。而李东生此次与腾讯展开的排他性合作,无疑会被众多的硬件厂商艳羡不已。

其实,李东生与马化腾颇具渊源,私交甚笃,可谓商场上的挚友。

李马情深

在公众场合,马化腾与李东生互称“董”,而私下,李东生则亲切地称呼马化腾为“化腾”,马化腾尊称李东生为“李总”。“两位可以说是"忘年交",在商业上遇到困难时,也都互相鼎力相助,怎么看待这次的合作契机?”当本报记者向这两个行业巨头抛出这个问题时,李东生立刻反驳:“别把我说得那么老呀?”全场哄堂大笑。

在商海浮沉30载的李东生,与马化腾相差14岁。李东生1957年出生,1982年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毕业之后,便投身并活跃于中国家电行业第一线。与其昔日同窗,并已基本退居幕后的创维集团创始人黄宏生、康佳集团创始人陈伟荣相比,李东生的商业生命力和周期是如此旺盛和漫长。

而马化腾,这个刚到不惑之年的互联网巨头,刚刚带领腾讯走过十多个年头。也就是说,在李东生将TCL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,马化腾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。2000年,尚处于创业初期的马化腾,被卷入互联网泡沫中,而一度想要寻找买家。李东生在马化腾最困难时,为这位小老乡提供资金和资源上的帮助。“李董是一直看着腾讯成长,那个时候我们还很小。李董经常跑到我们华强北的厂房给我们开会,一晃儿8年了。”马化腾向本报表示。

8年前,腾讯刚刚登陆香港联交所,马化腾聘请李东生担任独立董事,这也是李东生唯一的兼职。那时,腾讯虽坐拥几千万的QQ用户,但盈利也是刚不久的事情。而在那个制造业被寄予厚望的年代,刚发展的互联网行业,并没有如今这样火爆。当时,李东生正将TCL打造得如日中天。2004年,李东生收购亏损的汤姆逊公司(彩电业务),成为全球彩电大王;5个月后,TCL又将阿尔卡特(手机业务)收入囊中。

李东生的魄力,让小老乡马化腾佩服不已。但由于激进的资本运作,在接下来两年,李东生遇到了人生中最大危机,TCL开始全线亏损。

若将四年作为一个节点,随着经济发展,互联网产业被当作引爆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点。昔日的小老乡马化腾,正在借助互联网的东风,一直稳步向前飞速成长。2008年,马化腾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界的领军人物,QQ注册用户已近7亿。而此时的TCL,国内竞争加剧,国际巨头索尼、三星等企业多面夹击,其多媒体业务仍然亏损。

2008年6月中旬,TCL多媒体为了筹集约1.55亿美元资金用以赎回债券,向TCL实业、TCL多媒体管理层和独立第三方投资者在内的投资者定向发行股份。除了李东生、吕忠丽参与认购以外,一位署名MaHu-ateng的男士,以独立第三方身份,通过其全资控股子公司 Advance-DataServiceLimitied认购TCL多媒体近3900万港元。

当时,腾讯证券投资部经理陈慧芬核对资料后给本报记者答复称:“马化腾确实拥有AdranceDataSer-viceLimited”,但陈同时强调马化腾是以个人名义持有的TCL股票。

“在腾讯大楼还没有盖起来的时候,他们旗下的电子商务网拍拍网(现已并入腾讯电商平台),在TCL大厦启用开始,就租了我们一层楼,直到2010年腾讯大楼启用后才搬走。”TCL集团管理中心新闻传播高级经理王一飞向本报表示。

如今,马化腾所领导的“腾讯帝国”市值已经达到4570亿港币,股价由最初的招股价3.7港元,一路飙升至247港元。而TCL集团市值160.2亿元,股价近年有如过山车。李东生作为其独立董事,目前持有10万股腾讯的股份,占股0.01%。

2010年,在谈及亲眼见到腾讯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,而李东生还在坚守薄利的制造业的感觉时,他表示,“我去腾讯做独立董事,也有点偶然性,上市之前,他需要找独董,要求和这个产业基本上没有利益关联。我们跟他没有关联但又有联系,但是彩电也好,电脑也好,手机也好,未来的发展和互联网联系会非常密切。我想在腾讯那边做独董,能增加我这方面的了解,我才破例答应。当时腾讯很小,但是我看到他的企业非常有活力,非常有潜力,所以我接受。”

本次腾讯与TCL合作,腾讯首次推出了硬件终端。

正如李东生所预见的,电视的功用正在被重新定义。不管怎样,李东生早期对马化腾个人的投资,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,或许会为这个传统的家电企业向智能化方向转型的过程中,优先拿到的一块护身金牌。

网上挂号电话

名医汇

名医汇

医院就医挂号